website_name
website_slogan

謝美容 (口畫)

以生命影響生命,再續生命力
謝美容 (口畫)
謝美容 (口畫)
INFO

1959年生
◎脊髓損傷者
2019年
-第十六屆國際身心障礙者藝術巔峰創作聯展 現在作畫
-第九屆閩台殘疾人文化周 巡展(中國福建省福州市、泉州市、龍岩市)
2011~2017年
-台北市國高中生命教育-生命故事分享近八十場

「飛簷走壁的女漢子, 跌入生命的黑暗谷底,卻不放棄的向上尋找光明。」

以前很多人說我是飛簷走壁的女漢子,手長腳長都沒斷,但,竟然摔斷最短的脖子和最細的神經線,成為四肢癱瘓的頸髓傷者。

當時的我覺得活著還有什麼意義? 活著只會拖累家人,一心想死。
但我連自殺的能力都沒有,連一把刀也拿不穩,給我一瓶農藥,卻沒力氣打開;把我推到牆邊讓我跳樓,牆都爬不上去,還有什麼最簡單自殺方法?咬舌自盡,但我沒有牙齒咬,竟然連尋死都找不到路,我還能如何呢?而且在沒有保險的情況下,我在21年間看護費用就花了八、九百萬,家中的經濟也被我拖垮了……

曾經看護趁幫我洗澡時偷錢走人,光溜溜的被遺棄在十樓的浴室裡,我讓自己摔下洗澡椅,花了兩個多小時爬出浴室,拉電話線打電話求救,想不到吧!我想死都很困難,竟然連求生都如此困難!

但是受傷以後我以為我是最可憐的,最需要被喝護的那一個,所以我脾氣非常爆燥,尤其我對我先生更是呼來喚去的,一直找麻煩,更多是疑神疑鬼,直到有一天先生受不了我的無理取鬧,終於大聲地吼我: 「不要說我把屎把尿的照顧妳,我最害怕的是簽下手術同意書的那一刻,你知道我的內心有多掙扎,多害怕嗎?我不知道手術是否會成功,我更不知道手術後的你是否還會醒來,妳知道手術房外那漫長的等待是如何的煎熬,我有多苦妳知道嗎?」

當他說完這些話後,我驚醒了,原來我都只想到,從沒有站在他的角度想過,他對我無可奈何卻又不忍棄我而去,我卻讓他如此痛苦而我完全不知道。

 

「笑容,能沖淡生活中的苦澀」

當下我做了決定,一切生活上的起居我不能為先生做什麼,可是我還有一張嘴,我還能夠做到噓寒問暖,也再度成為他最好的心靈伙伴。

我開始讓自己學會正面思考,沒有人一定要為我做什麼,這個心態很重要。 現在以感恩的心看待任何事物,心態改變後,心也就寬了,開始努力的學習各種技能,體會生命的不同面貌,到過台北的國高中分享我的生命故事,鼓勵同學做最好的自己。

我想以口繪油畫,畫出我的生命力和人生態度,讓我的黑白底片,變成彩色人生,以生命影響生命,再續生命力!

SHARE